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听着民警唱的这首歌 很多人都哭了……

2019-09-11 11:31  来源:浙江法制报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王淑静
字号  分享至:

舞台上的汪昕在唱歌,唱到一半时,他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却突然出现儿子因为发烧而通红的小脸,眼巴巴地看着他,仿佛在乞求“爸爸,快回家”,他慌忙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观众席,没有忍住,哽咽了一下,“因为,在那一刻,我觉得我得到了观众的共鸣”。


那是9月3日晚上,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公安分局民警汪昕在第四届全国公安系统文艺汇演上,演唱了一首由他自己作曲、同事杨勇作词的萧山公安原创歌曲《眼泪与担当》。这首歌,讲述的是真实的民警故事。

“宝贝乖,爸爸有点事要忙,我转身关上门的一瞬间,泪水湿了眼眶”

“深夜的手机铃声骤响,3岁的她额头滚烫,她含着泪花扯着我的衣裳”,这是整首歌的开头。今年初,当萧山公安分局为了为杭州公安主题文艺汇演准备节目时,决定出一首原创歌曲,民警杨勇脑海里一下子蹦出了女儿稚嫩的声音:“爸爸,别走!”从警十多年,也有过多年基层经历的杨勇,几乎是一蹴而就地写出了第一段歌词。“那时候夜里出警,女儿年纪小,经常拉着我不让我走。我想,这样的经历对于民警来说,实在是太常见了,就写进歌里了。”

登台前,汪昕也接到了家中阿姨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是阿姨急切的声音和汪昕儿子的哭声:“你什么时候回来,孩子发烧快40度了……”


“汪昕,快!轮到你了!”汪昕匆匆挂了电话,被推上了舞台。

灯光亮起,他短暂地感觉到了局促,“平时都是在幕后的,突然站上一个大舞台唱歌,有点不适应”。但是很快,他就平静了下来,“看到下面观众的眼神,我就知道我唱的大家都懂”。

汪昕今年30岁,有一个22周大的儿子。孩子刚学会走路不久时,经常会摇摇晃晃地摔跤,每次儿子摔倒的时候,汪昕总会在一旁笑着鼓励他说:“小小男子汉不许哭,自己站起来。”可是,每次唱到“宝贝乖,爸爸有点事要忙,我转身关上门的一瞬间,泪水湿了眼眶”,他却忍不住红了眼眶。

汪昕的家庭比较特殊,除了他自己是警察外,他的妻子和父亲也都是警察。无奈之下,他们只好请了一个阿姨在家照顾小孩。“我儿子不是留守儿童,却过得像留守儿童。”汪昕苦笑道,为了多挤出一点和儿子相处的时间,他常常在高强度工作后,抽出中间吃饭的时间回家看一眼孩子。“说出来可能有点矫情,但其实,这样的经历对民警来说,实在是太常见了。”

“都说警察很荣光,一身正气,除暴安良,可是苦累和心伤,只有自己默默地扛”

“想到警察,很多人脑子里浮现的都是一身警服、威风凛凛的样子。可事实上,工作中的警察常常是几天没睡觉,硬扛着疲惫。”杨勇说,他把这种常态也写进了歌里。

9月4日清晨,涉网贷案件在逃犯罪嫌疑人叶凤丹被押解回国。那个早上,同事给萧山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董天明发来了前一天晚上汪昕演出的视频。

从去年10月开始,萧山经侦大队一直没有放弃对叶凤丹的追捕,5次赴云南追逃,锲而不舍。董天明从来没有刻意回忆过工作过程中的艰辛,但是那天清晨,汪昕的歌声却让他回忆起了在云南、缅甸边境追捕叶凤丹时口腔的燥热感、身体的黏腻感和被蚊虫叮咬的瘙痒感。

最后一次追捕行动中,董天明和兄弟们连续3天没有休息。在云南、缅甸边境搜寻抓捕逃犯需要翻越大山,董天明清晰地记得,爬山时自己有一瞬间差一点就倒下去了。好在,最终,叶丹凤被顺利抓捕回来。那几天里,董天明他们的衣服一直被汗水浸湿,几乎没有干过,饿了就吃碗泡面垫垫肚子,通讯信号不好,偶尔打回家报平安的电话也会无故断掉。

“都说警察很荣光,一身正气,除暴安良,可是苦累和心伤,只有自己默默地扛”,听汪昕这样唱着,董天明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

“孩子,爸妈呀,看你一眼就走,看着他们临走的关切目光和背影的白发苍苍,我又红了眼眶”

在萧山公安的内部留言板上,记录着这样一个故事:一位民警的父母带了一袋子青菜,从乡下老家坐了1个半小时的公交车,赶到儿子执勤的地方。看到儿子工作繁忙,为了不打扰儿子工作,两位老人放下青菜就匆匆走了。

“孩子,爸妈呀,看你一眼就走,看着他们临走的关切目光和背影的白发苍苍,我又红了眼眶”,或许是因为愧疚,这位民警将这件事默默地记录在了留言板上,却不想引起了同事们的共鸣,杨勇还把这故事写进了歌词里。

“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就被触动了。其实,类似的场景,几乎存在每个民警的故事里。”杨勇说,“都说警察很荣光,一身正气,除暴安良,可是家人的不易,真的永生难忘。”


警嫂李艳

“当一名警察的家属,确实不容易。”李艳今年32岁,她的丈夫郑国峰是萧山新街派出所的一位民警。前一阵子,李艳从丈夫同事那里,听说了一件丈夫的“光荣事迹”,“去年冬天,天冷得很,郑国峰毫不犹豫跳进河里救起一个失足落水的老人”。李艳回家“质问”郑国峰:“这事你怎么提都没提过?”郑国峰愣了一下,随即轻描淡写地说:“这不都过去了嘛!”“我希望,他有事不要瞒着我。在外面,他可以当他的英雄;但在家里,我希望我是他的坚强后盾。”李艳说。

相关报道

拍照比剪刀手,卖的不是萌,而是你的指纹!

拍照喜欢比剪刀手?那你可要小心了!

副厅长之子,26岁就利用父亲职权收钱

孟根达来是内蒙古公安厅原副厅长孟建伟之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警嫂:爱情最好的模样是有我陪着他

“我饱尝作为一名警嫂的酸甜苦辣,但我从不后悔”。